猎魔烹饪手册

猎魔烹饪手册

更新时间:2021-08-04 00:17:16

最新章节: 会议厅内,龙吼声,战斗声连连响起。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、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,尤其是罗德尼,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,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。“罗德尼你该减肥了!”马修提醒着同行者。“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!”罗德尼翻了个白眼。“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?”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

第三十八章 姑母

巨大身躯从光明中迈步而出,当它的双翅张开,金色的羽毛立刻绽放出了宛如太阳般的光辉。

漆黑的夜晚,瞬间变为了初升的朝阳。

充斥着神圣与威严的气息扫过德伦街111号附近。

那群隐藏在椰林中的黑袍上,顿时哀嚎倒地。

他们的身上燃起了白色的火焰。

迅速的,将他们染成了灰烬。

随后就是‘复兴会’。

没有任何的抵抗余地,包括那个化为狂风头目在内的所有人,都被白色的火焰所笼罩。

尤其是前者,在被从狂风中‘揪’出来的时候,很干脆的就气化了。

黑色的似蛇似鳗的怪物想要逃走。

但白色的火焰直接在它身上燃起,数声哀嚎后,那巨大的身躯在白色火焰中消失不见,只剩下了一个女子倒在地上,大公之子激动的看着自己脱离了掌控的妹妹。

他想要去查看妹妹是否无恙。

但是,巨大的压力,令他动弹不得。

然后,光辉稍减。

巨大的狮鹫身影逐渐缩小。

变为了凌空而立的杰拉德。

“大人!”

随从、侍卫纷纷单膝跪倒。

杰拉德直飞向了古朴的马车。

“母亲,您没事吧?”

杰拉德一边检查着,一边担忧的问道。

“没事。”

“这些不算什么。”

“你的表弟呢?”

老妇人笑着摆了摆手,询问着杰森。

“他带着丹妮斯,稍微慢一点,马上就到。”

杰拉德话音刚落,远处就出现了杰森和丹妮斯的身影。

此刻的杰森,心底满是震惊。

当杰拉德说到‘仪式召唤’的时候,他就有所猜测。

但是,杰森从没有想到杰拉德的仪式召唤对象竟然是狮鹫。

狮鹫、狮鹫营地、狮鹫联邦!

种种词汇开始出现在杰森的脑海中。

他可不相信这些词汇是毫无关联的。

杰拉德和狮鹫联邦有什么关系?

不自觉的杰森想着。

然后……

真香!

前所未有的香味充斥在他的鼻尖,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了狮鹫应该怎么吃才最美味。

肥的炸油渣。

瘦的包混沌。

骨头熬汤。

内脏爆炒。

前后腿烤。

一道又一道的想法从杰森的脑海中浮现。

远处的杰拉德突然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,令他极为不安。

还有隐藏的敌人?

这位汉斯海港的掌管者下意识的四处打量着。

但根本没有发现敌人。

错觉?

杰拉德一皱眉,但马上的眉头就舒展开来。

因为,他的表弟和丹妮斯已经走过来了。

“杰拉德,你竟然会飞耶!”

丹妮斯小跑过来,仿佛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,双眼放光。

“嗯,仪式召唤带来的能力。”

杰拉德解释着,然后,脸色突然一白,身躯有些摇晃。

但是,却拒绝所有人的搀扶,硬是依靠自身站稳。

极大的体力消耗!

有过不止一次经历的杰森迅速的判断。

而且,他还可以肯定,遵照仪式召唤而来的‘狮鹫’,可不单单只会消耗体力这么简单,应该还有其它的一些条件。

甚至,是极为苛刻的。

心底想着,杰森的目光则是看向了马车内。

看着那个衣着朴素的老妇人。

这就是‘我的姑母’?

杰森想着,老妇人已经抬起了手臂,招呼着杰森。

“杰森吗?”

“进来吧。”

“让我好好的看看你。”

与杰拉德站在一起的杰森,实在是太有辨识度了,两个一般无二高大、健壮的身躯,如果不是面容不同的话,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,这是一对亲兄弟。

杰森有些不太适应这种情况。

即使他明知道,这只是他现在身份的姑母也一样。

那种面对长辈的别扭感,让他很犹豫。

杰拉德却是不由分说的将他拉上了马车。

丹妮斯则是很自然的跟了上去。

杰森都上了马车,它不上去的话,那该去哪?

马车再次启动了。

没有再在德伦街111号的主建筑物前停留,而是绕过了主建筑物,驶向了一侧的椰林。

至于主建筑物前的剩余事情?

管家利德已经开始着手处理了。

不论是伤员,还是燕堡大公之子、大公之女。

马车驶进了椰林,立刻,路面从石板变为了碎石。

车子多了一些颠簸,但却并没有给车厢内的人带来一丝不适。

老妇人借着车厢内的光辉,细细的打量着杰森。

严肃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意。

“长得和莉莉很像。”

“都有一双令人难忘的眼睛。”

老妇人说着,脸上的神情越发的柔和了。

她抬起手,就想要去触摸杰森的脸颊。

但是,杰森下意识的一闪。

老妇人愣了一下后,收回了手,随即脸上浮现了丝丝歉意。

“抱歉,杰森。”

“如你所见的一样,即使到了现在,汉斯海港并不安全。”

“一些别有用心的人,总是希望找到破坏汉斯海港的契机。”

“我无法让我再多一个弱点。”

老妇人解释着。

杰森点了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。

没有着相关的记忆,他很难将自己带进去,迸发出什么感情。

只能是以最简单的态度表示着。

同时,他不忘告知老妇人自己的情况。

“我在陶尔遭遇了一些意外。”

“所以,很多事情我记不清了。”

“抱歉。”

杰森说道。

“不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“是复兴会,是联邦。”

“他们就好像是两头怪物,一直在撕扯着整个旧联邦的遗产。”

“北方被他们打烂了,他们自然会看向南方。”

“他们早已习惯了战争。”

老妇人和蔼的笑着,冲着杰森摆了摆手,然后,似乎是不想要在这个话题上停留,目光看向了丹妮斯,说道:“很有活力的小姑娘。”

“您好。”

难道的,丹妮斯铭记着母亲的教导,见到长者要尊敬。

不过,眼中还是好奇。

它看着这位老妇人,总觉得身上有比杰拉德还强烈的气势。

而只是露出好奇模样,且一脸活力的丹妮斯,那是很受长辈喜爱的,老妇人也不例外,伸手就示意丹妮斯坐到身边。

不知胆怯为何物的丹妮斯直接坐了过去。

而杰拉德则坐到了杰森的身旁。

幸好车厢足够宽大,两个高大、健壮的人坐在一起,并没有显得很拥挤。

老妇人和丹妮斯低声交谈着,时不时的发出一阵笑声,显然是被丹妮斯逗乐了。

一侧的座位满是欢声笑语。

另外一侧,杰拉德的则是冲杰森打了个眼色

然后,这位汉斯海港的掌管者就开口道:

“母亲,我想……”

“不要想。”

“婚礼不能改变。”

老妇人头也不回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