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魔烹饪手册

猎魔烹饪手册

更新时间:2021-08-04 00:17:16

最新章节: 会议厅内,龙吼声,战斗声连连响起。爬在广场灌木丛一角的塔尼尔、罗德尼和马修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身躯,尤其是罗德尼,那胖硕的身材尽量蜷缩,但还是有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。“罗德尼你该减肥了!”马修提醒着同行者。“那你还不如让我去死!”罗德尼翻了个白眼。“你以为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吗?”这位曾经的大盗没好气地说

第三十五章 联系(求订阅~求月票~)

仪式召唤!

在老爵士赠与的书中,有几页是特别标注的——

‘按照特定的步骤,选择特定的时间,以特定的流程进行,就能够完成特殊的仪式召唤!’

‘但除非你确切的知道,你在做什么,不然绝对不要进行!’

‘即使你认为自己可以万无一失的掌控它们的‘真名’。’

‘记住!(在这里开始用红笔特别标注)’

‘是它!’

‘不是祂!’

‘遇到后者时,你切勿咏颂祂的真名!(包括不限于过去的名和现在的名)’

……

眼前的一幕,让杰森的脑海中浮现着老爵士书籍上所书写的。

虽然那是在‘洛德’,并不是‘汉斯海港’。

但是,在‘汉斯海港’也有着神秘侧,也有着类似的秘术,也有着那无法描述的诡异。

在杰丹伦的‘发糖’。

在陶尔的‘吹笛者’。

在刚刚杰拉德随从们所使用的弱化版【防护邪恶】都在告知着杰森这一点。

那么,

仪式召唤是否也存在呢?

杰森想着,目光就看向了走进来的杰拉德。

他首次感谢这个身份的便利。

如果不是杰拉德表弟的这个身份,他想要证实这一点恐怕需要花费诸多的工夫。

而现在?

“杰拉德,你知道‘仪式召唤’吗?”

杰森问道。

“仪式召唤……”

杰拉德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弟。

在这位汉斯海港的掌管者眼中,自己的表弟虽然经过了‘狮鹫营地’的基础训练,也曾接触过‘猫洞’的继承人,但理应不该在这里说出这个词汇。

因为,这代表着,对‘神秘侧’有了一定的了解。

不该,杰拉德没有追问。

他认为杰森愿意说的话,一定会说的,不需要说。

如果不想说,他去追问,只会让这个表弟心生提防、隔阂。

对于这个满是让他愧疚的表弟,杰拉德绝对不想出现这样的事情。

当然了。

一些事情还是需要调查的。

谁教导着自己表弟‘神秘侧’知识?

是‘猫洞’的那个继承人?

还是其他人?

他们有什么目的没?

好的话,就以礼相待,感谢对方。

要是心怀叵测的话……

斩尽杀绝!

内心有了决定的杰拉德看着杰森笑道。

“那是‘神秘侧’的一些知识,我原本打算之后专门教导你的。”

“毕竟,想要了解这些知识,就要学习专门的语言。”

“而这相当的困难——不要以为我开玩笑,我当时恨不得把书吃了。”

“对了。”

“这门语言叫做……”

“图复语!”

图复语!

嗡!

杰森的脑海中好似雷鸣一般的回响着。

这个世界‘神秘侧’的语言竟然也是图复语!

这是杰森从未想到的!

他以为这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世界。

但是,‘洛德’和‘汉斯海港’竟然有着联系!

是地域?

是时间?

还是知识的互通?

杰森心底翻江倒海般,脸上却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模样,杰拉德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而是继续说道:

“仪式召唤我当然知道。”

“利用特殊的材料、步骤,选择特定的时间,再用图复语做为开启,就能够召唤到你所咏唱真名的存在,不过……”

“这样的仪式召唤,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好下场。”

“因为,你根本不知道那个所谓的真名,就将虚假到了什么程度。”

“市面上,你所能够接触到的所谓的‘真名’,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的。”

“剩下的百分之一……”

“是别有用心者故意流传出来的。”

“那些真名指向了某些诡异的存在。”

“所以,你绝对不能够进行召唤仪式!”

杰拉德面容前所未有的严肃。

某些诡异……

是祂。

不再是它吗?

杰森想着,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他不会无故冒险。

不过,在心底,他莫名的想到——

发……

不行!

不能够想象!

还没有等具体的形象出现,杰森就马上终止,他用一些东西做了代替,并且不自觉的低念出声:“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……”

一直站在杰森身后的丹妮斯,听到了这些低声的诵念。

顿时,口水就流了出来。

它没吃过这些。

但是根据名字判断。

应该十分的好吃!

杰拉德也听到了,但马上的就被杰森转移了注意力。

“杰拉德,我在经历了陶尔的事情后,我的感知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,对某些事情十分的敏锐。”

“我能够在这里感受到某种气息。”

“比托斯、劳尔身上也有这种气息。”

杰森换了一种说法道。

“你在怀疑‘燕堡’的人用仪式召唤?”

杰拉德一皱眉。

他没有怀疑自己的表弟会说谎,而是认真的在考虑‘燕堡’的人使用‘仪式召唤’的可能性。

或者说,掌握某个正确‘仪式召唤’的可能性。

并且以此延伸,如果‘燕堡’真的掌握了一个正确的‘仪式召唤’,他应该怎么应对。

可以预见,假设成立的话,本来已经稳定的汉斯海港,将会再次出现变故。

杰拉德很清楚现在的是依靠什么稳定的。

同样的,也清楚,为什么与汉斯海港相邻的‘燕堡’乐意联姻。

实力!

一切都建立在他的实力之上!

实力就是关键点!

一旦这个关键点出现了意外,或者有什么超过了这个关键点,一切都会随之改变。

而现在需要确认的是:

‘燕堡’一行就将是否掌握了一个正确的‘仪式召唤’?

召唤出的又会是什么?

想到这这位汉斯海港的掌管者,对随从一招手。

低声言语了几句后,这个随从迅速的离去。

之后对使馆的搜查也没有任何的结果。

这让杰拉德皱起了眉头。

然后,他派出了更多的人。

不单单是他的随从,还有一些隶属于他的密探。

前者会继续在汉斯海港内搜查一切可疑的人。

后者?

则会联络‘燕堡’的同僚,进一步确认信息。

杰拉德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一切。

杰森却还在思考着老爵士给与书籍上关于‘仪式召唤’的内容和杰拉德刚刚讲述的。

毫无疑问,两者是有着极大的类似。

都是极其危险……

等等!

危险?

危险!

突然,想到了什么的杰森,脸色一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