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魔烹饪手册

猎魔烹饪手册

更新时间:2021-08-01 23:48:17

最新章节: 亲王荣耀一击,恶龙从天而坠。年轻的王者哀声痛哭。年长的守护者屹立不倒。“父亲!”混血的孩子们发出悲鸣。战斗的骑士们更加用力的挥出手中的武器,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,为这位有些异类的‘朋友’送行。或许,在之前连‘朋友’都称不上。但在这个时候,对方的行为,获得了他们的认可。“都伊尔!!”‘锤之骑士’高高扬

第二十七章 序幕(求订阅~求月票~)

“啊啊啊啊啊!”

刺耳的尖叫声从沙滩附近传来,正在翻阅书籍的杰森被打扰到了。

感知超越常人三倍多的杰森,面对这种距离的尖叫,几乎就和在他面前尖叫没有什么区别。

微微皱眉,暂时放下手中的《百年汉斯海港历史》,他走到窗户边向着沙滩方向看去,在确认没有什么大事后,杰森把窗户关上了。

你能指望二哈有多大杀伤力?

它又不在房间里。

吓唬吓唬别人也就是极限了。

返回书房,杰森准备继续翻看手中的《百年汉斯海港历史》。

这本书写得很有趣。

看似是正史,实则都是一些野史、趣闻。

虽然无法分辨真假,但足够有趣。

就如同上面写的,汉斯海港其实是分为两个的。

一个是人们常见到的这个。

另外一个则在……

深海中!

被无数怪物占据!

杰森是被‘无数怪物’这个词汇所吸引了,他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传闻中的汉斯海怪,然后,就是这些怪物的口感是怎么样的。

不自觉的,杰森就开始吞咽口水。

想到美妙之处,嘴角更是微微上翘。

咚、咚咚。

敲门声,突然响起,打扰到了阅读的杰森。

他不悦的站了起来,向着房门走去。

门外站着一个年轻人,偏黄色的头发,面容消瘦,眼窝深陷,嘴巴很薄,就好像没嘴唇一样,身上的衣服很华贵,但是却有些不合身,宽宽松松的,看起来宛如是一个穿着大人衣服的小孩。

比托斯。

一位远方去世姨母的儿子。

在确认自己是汉斯海港掌管者的亲戚后,第一个赶到了这里。

在看到对方的刹那,杰森脑海中就想到了杰拉德的介绍。

当然,最让杰森印象深刻的就是对方在之前府邸门口看到他时,眼中的恶意是最为浓郁的那个。

“有事?”

杰森冷淡的口吻,表明着自己的态度。

他希望对方知难而退。

他不喜欢这些所谓的‘亲戚’。

自然不希望和他们有任何的瓜葛。

更何况,明天就是杰拉德婚礼了,当他参加完这个婚礼后,就能顺利的离开。

之后?

自然是永生永世不用相见。

不过,这位比托斯却是舔着脸笑道:

“不请我进去吗?”

一边说着,对方就一边探头想要看一看传说中的贵客室。

可惜的是,杰森的身材太过高大了,完全挡住了对方的视线,即使是踮起脚尖也没有用,根本看不到内里的摆设。

然后,这位比托斯看着站在原地没动的杰森,干笑着道:“我们毕竟是亲戚。”

“但我从未见过你。”

杰森回答着,就准备关门。

他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“等等!”

比托斯看到杰森关门,抬手就想要阻止,可惜他的力量和杰森相比较,根本不是一个层次,整个身体都被门推着向后,看到即将关上的门,这位比托斯终于不再绕弯子了,他压低声音道:“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,至关重要!”

然后,这位比托斯的目光再次瞄向了杰森身后,那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
只是杰森很干脆的说道:“在这里说。”

接二连三的被拒绝,比托斯心底越发的愤恨了。

他看着眼前这个与杰拉德一样高大健壮的年轻人,十分的想要干掉对方,取而代之。

因为,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住到了四层贵客室的年轻人,将会获得比他多得多的东西。

至少会出任汉斯海港某个重要的职位!

他很不甘心!

凭什么他只能获得一些金钱,而杰森就能够获得那么多。

一想到这,这位比托斯对杰拉德也有了一丝愤恨。

他也是亲戚,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距。

但是,这位比托斯很好的克制这样的愤恨。

起码在他看来是这样的。

“还不是时候!”

“现在还不是时候!”

比托斯微低着头,告知着自己。

他没有发现,杰森眼中浮现的冷意。

然后,当这位比托斯再次抬头时,脸上再次出现了之前笑容。

“是关于我们那些亲戚的。”

“你知道的,杰拉德大人的身份注定了他们无法安然相处。”

“他们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团体。”

比托斯再次压低了声音,神神秘秘的说着。

接着,他那压低的声音中,多出了一分强调。

“我?”

“也成立了一个。”

“但跟他们完全不同。”

“而你?”

“也是不同的,所以,我希望你的加入。”

比托斯伸出了手。

杰森低头看了一眼,退后一步,关门。

砰!

门和门框的撞击声,吓得比托斯后退了一步,然后,这位比托斯就要张嘴咒骂,但是却硬生生的忍住了。

走着瞧!

没有说,只是用口型比划了这个意思后,比托斯转身离开了。

在拐角处,他碰到了这一层的侍女。

“比托斯先生,这里是贵客室。”

“您不能够出现在这里。”

“如果您再次出现在这里,我将禀告管家。”

这位刚刚完成换班,返回楼层的侍女,皱着眉头,很严肃的对着比托斯说道。

“不会、不会的!”

“我只是好奇。”

比托斯一边说着一边摆手向着楼下跑去。

当转过楼梯时,这位比托斯的面容彻底的扭曲了。

“你们等着吧!”

恶毒的咒骂低低的从这位比托斯嘴里响起。

……

房间中,杰森继续翻阅那本《百年汉斯海港历史》。

他已经看到了某个当地的渔民捡到一个未知的雕像,认为上面有神秘的力量,从而展开调查,接着全家失踪的记载。

至于刚刚的比托斯?

杰森完全没有放在心上。

他不相信对方的任何一句话。

即使那是真的,但从对方嘴里说出,那就是不怀好意。

恶人的真话,可不是良心发现,那只会是挑拨离间。

又或者是为了达成某种目的。

比托斯应该是两者兼有。

将他和其他的亲戚分离,加入到名为比托斯的阵营中,然后,谋取更大的利益。

‘不夜城’内那些喜欢拉帮结派的人总是会这么做。

有的人成功了。

有的人失败了。

比托斯应该是会失败的。

因为,杰森没有看出来对方有一点儿和那些‘成功者’相似的地方。

收敛心神,杰森准备专注与眼前的书籍。

可就在这时——

“啊啊啊啊!”

“死人了!”